• <menu id="w4yse"></menu>
    <menu id="w4yse"><tt id="w4yse"></tt></menu>
  • <menu id="w4yse"><tt id="w4yse"></tt></menu>
  • <menu id="w4yse"><menu id="w4yse"></menu></menu>
  • <menu id="w4yse"></menu>
  • GD真人
    文苑撷英
    您当前所在位置是:首页 >> 文苑撷英
    致生命中最重要的人
    发布时间:2020-08-24     作者:贺月月    浏览量:210    分享到:

    一场秋雨一场凉,刚立秋,天气就凉爽起来。近日,天空总是阴蒙蒙的,望着外面零星飘洒的细雨,总是能想起二十多年前雨地里母亲掰玉米的背影。

    上小学时,语文课学习了朱自清的《背影》,在语文老师的强迫下我将文章的精彩段落背诵得滚瓜烂熟。现在想起来依然记忆犹新,朱自清是这样形容在车站穿越铁道、攀爬月台为自己买橘子的父亲的:我看见他戴着黑布小帽,穿着黑布大马褂,深青布棉袍,蹒跚地走到铁道边,慢慢探身下去,尚不大难??墒撬┕?,要爬上那边月台,就不容易了。他用两手攀着上面,两脚再向上缩;他肥胖的身子向左倾斜,显出努力的样子。这时我看见他的背影,我的泪很快的流下来了……十来岁的孩子,读到这种文章是不会落泪的,准确地说,自己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是不理解父爱和母爱的?;腥患涞搅巳旨傅哪晁?,自己有了孩子,才算勉强明白了父母的不易。

    我出生在普通的农民家庭,父亲为了养家糊口,在我出生后便外出谋生,一年见面的次数可以用双手数出来。母亲很务实,将家里打理得井井有条。除了照顾我们兄妹以外,还承包了家里所有的农活。我不会走路前,母亲务农时会使用一根“卧蛋绳”将我攀附在自己身上,一背就是一整天。身上的汗渍干了又湿、湿了又干,等结束了一天的劳作,将我解开放在地上时,衣服上的汗渍像极了一片大雪花,有新疆馕饼那么大小。近两年,母亲总会讲起我学走路的事,她总是一边笑一边讲:“我一直不知道小妮子是什么时候学会走路的,有一天我从地里回来,解开‘卧蛋绳’,妮儿就跑得呼呼的了……”我第一次听她讲这件事时非常惊讶,听多几次后便觉得不可思议。心里默默地心疼着母亲,三百多个日夜,两千多个小时,母亲是怎么熬过来的呀?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,十八个年头,二百多个月份,六万多个日夜,母亲又是怎么熬过来的呀?

    养儿方知父母恩,身为母亲的我深深切切地体会到了养大孩子是件多么不容易的事情!随风潜入夜,润物细无声。母爱是一股暖流,是一缕甘泉,是雨天滴滴答答的雨滴,将我的心完全沉溺在这如诗如画的秋雨天,我想抱抱您可以吗?我的母亲。(作者:贺月月)

    GD真人
  • <menu id="w4yse"></menu>
    <menu id="w4yse"><tt id="w4yse"></tt></menu>
  • <menu id="w4yse"><tt id="w4yse"></tt></menu>
  • <menu id="w4yse"><menu id="w4yse"></menu></menu>
  • <menu id="w4yse"></menu>